交通安全手抄报,相得益彰,表白情书-单台相声,相声表演艺术家汇聚,相声节信息发布

admin 2019-05-16 阅读:305

雁门关是中国北方古代边塞文明、关口文明、战役文明、军事文明荟萃的新式旅游区,釆风雁门关,感悟华夏五千年沧桑文明。

雁门关——远古的羌笛声,耳边似隐约听到了胜者为王的欢呼声,拥抱苍莽群山,心中涌动一种久别了的感动!雁门关,不要说感同身受,仅仅这个姓名就足以让人心潮崎岖、感慨万端。

置身最高处的雁塔下,整座关城尽在眼前,东西两座关楼,与环形的城墙一同,勾画出这儿有利地势的险峻与气势的雄壮。高高的烽火台,矗立在弯曲崎岖的长城上,被崇山峻岭间的风呜呜地吹响......​

不到长城非好汉。​三千年来,雄才大略在这儿比武,前史热情在这儿演出,商贸沟通在这儿延伸。怪不得傅山称之为“三边冲要无双第,九塞爱崇第一关”。

历朝历代,风风雨雨,“雁门,飞雁出于门″,追古昔今,雁门关是华夏王朝抵挡北方少数民族的咽喉要塞,雁门关的前史是一部绵延不断的战役史。汉击匈奴,唐防突厥,宋御契丹,明阻瓦剌,自有雁门关以来,发作在这儿的战事居然达到了1700次之多。与此一起,也产生了李牧、李广、薛仁贵、杨家将、陆亨等等名将,他们早已是众所周知、照耀青史。

在关城的东门上,有武则天手书的“天险”两个异体字。战时的雁门关,是“黑云压城城欲摧,甲光向日金鳞开”。在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峻之地,不知道有多少忠勇的将士,不知道有多少鲜活的生命,在冲击中前赴后继,在拼杀下尸横遍野。

雁门关的光辉在于战役,雁门关的神韵在于出塞。三千年间,雁门关除了战马的征尘,还有环佩的叮当和琵琶的吟唱。在关城东门外的紧邻处的驿站,听说曾寓居过多位帝王和将军,也接待过五位出塞和亲的公主。

公元前33年,一位华夏女子离别家乡故乡,在这儿住宿一夜后决然走向了大漠。昭君出塞,献身自我,利惠了国家和民众,值得赞赏和学习。

雁门关,特别的地理位置,使它在不一起期扮演了不同的人物。那条穿越其间的千年古道,是一条狼烟滚滚的铁血之路,既是昭君出塞之路、文姬归汉之路,仍是商人货通欧亚、汇通全国之路,以及蒙藏公民朝圣五台山之路。雁门关在挑选了军事要塞的一起,也挑选了南北通衢,挑选了民族融合。帝王、英豪、佳人、商旅、骚客,谁都能够在这儿找到自己的归宿。​

雁门关隔开了塞内和塞外,也连接了塞内和塞外;隔开了农耕和游牧,也连接了农耕和游牧。中华民族在破关南下与越关反扑,开关互市与闭关自守,出关和亲与入关朝圣的抑扬消长中,融合、联合、一致、强大。

雁门关是一座吞吐千年前史风云的关,一座锻炼得宽恕而大气的关。它使宽广的大地一次次唱响着民族融合之曲,一次次闪现出中华文明之光!